筚路蓝缕:70年治淮路

2020-10-20

  从1950年10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至今,已过去整整70年。

  70年过去了,淮河,这条最难治理的河流、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条全面系统治理的大河,如今怎么样了?“淮河治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今天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水利部副部长魏山忠先生给出了答案。

  今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淮河时充分肯定了70年淮河治理成效,并作出“要把治理淮河的经验总结好,认真谋划‘十四五’时期淮河治理方案”的重要指示。

  从旱涝灾害治理到旱涝灾害与水污染治理并重,再到流域水污染治理,从控制洪水到管理洪水,从人水相争到人水共生,从抗御自然到尊重规律,70年的治淮路,中国人的治水理念和目标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日臻完善和全面。

  从鱼虾绝代到鱼翔浅底,流域性水污染恶化趋势已成为历史

  全长约1000公里的淮河,为什么难治呢?灾害预防难、洪水下泄难、干流排水难。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主席发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国务院先后12次召开治淮会议,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

  从水质变坏、鱼虾绝代到清水绿岸、鱼翔浅底,淮河经历了什么?淮河水污染防治被列为“九五”时期“三河三湖”环境保护工作的重点,1995年国务院颁布《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暂行条例》,这是我国第一部流域性水污染防治法规。此后,陆续开展了“零点行动”、淮河水体变清等重大防污治污行动。通过积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有效开展水污染联防等一系列措施,淮河流域污染防治工作取得显著进展,水环境污染和水生态损害趋势初步得到遏制。党的十八大以来,按照“把水资源作为最大的刚性约束”的原则,淮河流域全面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积极开展跨省河流水量分配,率先启动实施流域生态流量调度试点。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推动河湖长制从“有名”到“有实”,强化水域、岸线空间管控与保护,有效提升上游水源涵养和水土保持生态保育功能。

  梳理新中国成立70年来淮河流域治理与保护的历程,从水质保护、水功能区保护和河湖生态保护,流域性水污染恶化趋势已成为历史。

  水利部副部长魏山忠给出了这样几组数据来佐证这一说法:

  “自2005年以来,淮河干流再未发生大范围突发性水污染事故,水质持续改善,从上世纪90年代Ⅴ类及劣Ⅴ类水提升到常年保持在Ⅲ类水的水平。”

  “截至2018年年底,淮河流域累计治理山丘区水土流失面积5.3万平方公里,兴建梯田2380万亩、水土保持林草4960万亩。桐柏山、大别山区、伏牛山区、沂蒙山区水土流失面积减少六成以上。”

  “70年治淮总投入共计9241亿元,直接经济效益47609亿元,投入产出比1:5.2。”

  淮河的系统治理、开发与保护,有力地促进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水资源可持续利用和水生态系统的有效保护,为流域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生活水平提高提供了重要保障。

  千里淮河翻天覆地的变化折射的是与时俱进、不断升华的治淮理念之变。70年治淮,流域综合管理在探索中不断进步。淮河流域坚持流域管理与区域管理、统一管理与分级管理相结合的原则,坚持把各项水事活动纳入法治化轨道,初步形成多层次、多领域、相互配套的水法规体系和流域区域管理相结合的管理体制机制。

  治淮仍面临一些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

  淮河流域以不足全国3%的水资源总量,承载了全国大约13.6%的人口和11%的耕地,贡献了全国9%的GDP,生产了全国六分之一的粮食。

  但是,淮河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流域生态保护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都决定了治淮仍然是长期复杂的过程。

  水利部总规划师汪安南介绍说,治淮仍面临一些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淮河流域是一个特殊的南北过渡地带,构成了中国南北分界独特的生态廊道,保护好淮河生态环境非常重要。

  汪安南分析说,目前淮河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超过60%,部分地区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已经超过当地水资源、水环境承载能力。一些地方生产生活用水挤占河湖生态用水,部分支流一些断面生态流量保障面临一些突出问题。淮河流域还有一部分地区依赖地下水,造成地下水超采问题比较突出。淮河流域河湖水质总体呈现一种好转趋势,但是部分支流、部分河段的水污染问题还是时有发生。

  坚持问题导向,持续解决淮河的现实问题,这是70年治淮最显著的特征。汪安南指出,下一步,要按照“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思路,坚持问题导向,下大力气解决好存在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

  从惧水到亲水,从避水到临水,从除水患到兴水利,70年治淮事业硕果累累,见证着淮河由泛滥变安澜、从黑臭到清澈,人民由贫穷变安康的光辉历程。

  我们坚信,70年江河安澜、人水和谐的治淮路已经凝聚成行稳致远的磅礴力量!

  作者:刘晓星

  来源:中国环境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