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热议新型消费发展 为新发展格局提供坚实支撑

2020-10-13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意见》有针对性地提出四个方面15项政策举措,旨在着力补齐新型消费短板、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打通痛点难点堵点,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促进线上线下消费深度融合,努力实现新型消费加快发展,为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供坚实支撑。对此,记者采访了人民网新电商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专家进行相关解读。

  新消费弥补传统消费模式不足

  消费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2019年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7.8%,已连续6年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

  今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领域造成较大冲击,但与此同时,各种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扩容,线上消费逆势增长,有效保障了居民日常生活需要,推动了经济稳步复苏、企稳回升。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高杲表示,今年能够成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并且实现经济增速在二季度由负转正,与近年来我国新业态、新模式支撑的新型消费蓬勃发展密不可分。“这次疫情虽然给国民经济运行包括消费领域带来了冲击,但也给基于网络非接触式的新型消费、新型服务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发展机遇。”

  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姜奇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意见提出加快发展新型消费,同时用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是非常正确的,而且是最大的亮点,抓住了适应当前新发展格局的要点。

  “疫情期间以网络购物、移动支付、线上线下融合等新业态新模式为特征的新型消费正在构筑全方位的数字化生存方式。”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院长李鸣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线下传统商业服务场所受隔离措施影响无法正常提供居民生活服务消费的情况下,线上购物、外卖订餐、在线教育、即时配送等新消费模式迅速弥补了线下的不足,成为城乡百姓满足日常生活消费的主要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也保障了社会生产生活的稳定。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则指出,应对疫情对于我国经济带来冲击,电子商务是很好的手段。“虽然国家在疫情期间也尽力保障生活物资供给,但只能说基本生活必需品,而无法充分满足居民的多样化需求,而电商则不仅具有补位作用,而且本身也具有抢位需要。”

  姜奇平还说,此次疫情对电子商务发展有了很大的推动作用。首先无接触式消费模式得到了飞速发展。其次实体经济上网成为趋势。原来的新零售是网上企业向网下发展。现在是网下企业向网上发展。第三是新型消费模式得到了很大普及。可以说在疫情之后,这些应用仍然势头不减。

  新型消费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领域所面临的短板和问题。比如基础设施不足,带来的服务供给短板。以5G为代表的新基建才刚刚起步,适合居民生活需求的一些服务设施还面临不足。

  “当然目前新型消费发展也还存在一些问题,都有待将来进一步的改进。”姜奇平指出,首先是基础设施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农村地区享受电子商务,远不如城市方便。其次是直播视频,要从增量发展为提质,网红品牌如何持续发展,有待探索。第三实体企业转型步伐有待加速,面对数字化转型,中小微企业普遍面临不会转,不能转,不敢转的问题。“落实《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有利于解决上述问题。”

  李鸣涛表示,新消费面临的最大挑战也在于如何进一步完善以数据为核心的新基础设施,如何进一步依托数据打通更多的环节,如何进一步留住新增用户,提升新消费体验。

  新消费为新发展格局提供坚实支撑

  《意见》提出,努力实现新型消费加快发展,为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供坚实支撑。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刘云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方面是打通堵点,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率,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

  刘云中进一步表示,这既包括硬件类的各项物流基础设施、数字化和智能化的交易系统,也包括提高交易的可预期度、降低税费、便捷通关等体制机制改革方面的努力,这有利于扩大国内的消费需求,增大国内经济规模。

  “意见对于促进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姜奇平指出,要拓展共享生活新空间,积极探索线上服务新模式,激活消费新市场。要创新消费模式,包括无接触式消费,互联网+服务、互联网+体验的消费,要善于利用物联网营造消费场景,打造生态品牌。此外还要用先进的消费方式,吸引全球消费者加入到我们的生态商圈中来。

  刘云中指出,同时创造新业态新模式的过程也是技术创新的过程,既提升了新技术的需求,也丰富了新技术的应用场景,对于国内关键技术的突破也回有所裨益。 “这些都有助于新发展格局的形成。”

  近年来,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大背景下,我国以网络购物、移动支付、线上线下融合等新业态新模式为特征的新型消费快速发展,对满足居民生活需要、释放国内消费潜力、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李鸣涛表示,《意见》的发布为网络购物、移动支付、线上线下融合、直播带货等新业态新模式再添一把火,给行业发展更多的信心。“随着《意见》的落实,城乡百姓的新消费体验也会进一步提升,消费权益也能够得到更好地保障,让更多的老百姓可以放心消费。”

  李鸣涛指出,围绕新消费的新业态新模式的快速发展有利于扩大国内消费市场,引导供给侧打造数字化的柔性供应链和服务链,促进转型升级,培育国内经济大循环的新动力,进而带动全球产品和服务资源的有效协同,促进国际循环的互补发展。

  打造“发展新业态服务新型消费”常态化机制

  《意见》中提到,要着力建设辐射带动性强、资源整合有优势的区域消费中心,加强中小型消费城市的梯队建设。

  对此,李鸣涛表示,从政府推动新消费发展角度,设立一批消费示范城市和领先企业有利于调度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的积极性,找到相关促进政策的落实载体,政府引导与市场主导向结合,打造发展新业态服务新消费的常态化机制。

  刘云中则表示,消费是城市的一个重要功能,新业态新模式虽然是分散消费的方式,从形式上看,减少了有形商场等空间上集中的消费量,但从人口集聚角度看,人口在大中城市的集聚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这些大中城市客观上有扩张消费的需求,也是对新型消费需求最为旺盛的地区。

  刘云中还指出,从供给的角度看,在一些中心城市集中布局新型消费的基础设施、管理机构和总部基地是提高供给效率的措施。此外,此次疫情也突出了区域经济布局需要统筹考虑效率、安全和韧性,在全国形成一个相对均衡的区域消费中心布局,也应该从增强经济安全和韧性的角度多予考虑。

  我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不同的地方都有各自的特点,也有各自的优势。新型消费也必然会形成各具特色、优势互补、协同发展的区域格局。

  李鸣涛指出,促进平衡发展和普惠服务一直是政府部门着力推动的发展目标,同时中小城市、区域性的消费中心等也恰恰是发展新消费潜力最大区域,增量市场属性也最为明显。

  姜奇平则表示,加强中小型消费城市的梯队建设,建设城乡融合新型消费网络节点,包括农村社区综合性服务网点,有利于让不同地区、不同人群享受数字经济带来的普惠红利;有利于促进消费的多样化发展。

【编辑:田博群】